第36章 健忘的薄韬
书名:蚀骨情深:爱你蓄谋已久 作者:苏狸 本章字数:2358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6 06:09:54

苏小叶听到她的话,转头看了她一眼。

蓝红追上她,不甘心的问道:“苏小姐,我为什么没有面试上!明明几个人里面,我的条件是最好的!”

苏小叶淡淡打量了她一眼,轻笑着说道:“你看过别人的简历?你怎么知道你的条件是最好的!”

蓝红顿时没话说了。

因为她是走后门进来的,所以那四个人的简历她的确是看过的,可人家是董事长女儿,她自然不能说自己看过其他三个面试者的简历。

“我自己认为的!”蓝红紧咬着唇说道。

苏小叶负手站在那看着她,淡淡说道:“第一,今天是给我找助理!我这人不是很聪明,你太过聪明了,不适合我!我怕自己被算计了都不知道,还是找个笨一点的在自己身边。第二……”

蓝红等着她说第二。

苏小叶冷睨了她一眼,轻哼了一声:“第二,我爸的公司,我乐意!我就是喜欢季甜甜!”

说完,就要再也不想和蓝红多说什么了,转身就要走。

蓝红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苏小叶,朝她说道:“你这是不公平的!”

苏小叶停住了脚步,冷冷看了她一眼:“你不就是走后门进来的吗?不然你怎么知道哪些面试者的条件都不如你!”

蓝红听到这话,再也不敢说话了。

她的确找那人事主管送了礼,她和那人事主管是远房亲戚。

人家之前就和她说过,没什么问题的。

结果,没进!

可这些都不能明说。

她不甘的看着苏小叶的背影攥紧了拳头。

……

苏小叶没走几步,就碰到了薄韬。

她是真的不想看到薄韬,远远看到薄韬就想要从另一边绕过去。

但明显薄韬比她更早看到她,直接朝她这边过来。

当薄韬走到她面前时,苏小叶只淡漠的和他点了点头。

薄韬却叫住了她:“苏小叶,我们谈谈吧!”

苏小叶皱眉别了他一眼,盯着他看了好久,用着戏虐的语气说道:“薄韬,嫁给你的这三年,我天天等着你,每次就想要等你回来谈谈!现在我们都已经离婚了,你觉得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谈的!”

薄韬垂眸,静默了会儿,缓缓开口说道:“苏小叶,就是因为我们离婚了,才能冷静下来谈谈!”

苏小叶面无表情的看向薄韬,一字字的说道:“薄韬,和你,我永远无法冷静下来谈!因为我一想到自己曾经受的践踏和羞辱,就无法冷静!我现在就是不想和你有任何关系。”

薄韬听到苏小叶的话,浑身一震,攥紧了拳头。

苏小叶的目光不经意的扫过薄韬,目光定格在薄韬的手上。

她怔了怔。

他昨天也被硫酸溅到了?

“昨天,你也受伤了?既然受伤了,为什么不说。”苏小叶看了一眼他的手问道。

薄韬听到她这话,轻笑着朝她反问了一句:“你在意吗?你眼里不是只有我小叔吗?”

苏小叶不想和他再纠缠在这个话题上,对他说道:“我看你这个伤口需要处理一下!”

终究,她对薄韬是无法完全冷漠,尤其是他这手还是因为自己受伤的。

十年的感情,早就已经深、入骨髓了。

看到薄韬的喜怒哀乐,还是不由自主的会被牵动。

“我去给你上药吧!”苏小叶犹豫了下,最终还是说出了口。

薄韬居然没有拒绝,跟在了苏小叶的身后。

苏小叶自己都没有发现,两人之间的关系已经逐渐变了。

薄韬在坐着她曾经做过的事。

跟着苏小叶进了电梯,他迟疑了一下,低声说道:“昨晚,我喝多了,昨晚我和顾苒什么都没做!”

苏小叶听到他的话,侧头看了一眼,嘲弄的反问了一句:“你和顾苒以前也没少做过啊!”

薄韬:“我们没有!”

苏小叶也不想和他争。

嫁给他的这三年,她几次亲自给薄韬送饭过去,可没少看薄韬和顾苒之间有过什么。

说起来还是有些悲哀的。

最初,顾澄澄没死的时候,她羡慕顾澄澄。

后来顾澄澄自杀死了,她就羡慕顾苒。

不过现在……这些对她来说都不重要了。

两人并肩站在电梯里,谁都没再开口说什么。

就在电梯快到总裁办公室的时候,突然发出滴滴的提醒声,随即电梯猛的晃动了几下,电梯骤然的下坠。

苏小叶本能的一把抓住了薄韬的衣袖,惊恐的惊呼了一声。

电梯下坠了一会儿,就停下来了。

电梯的灯顿时就暗了,四周没有任何的光亮。

苏小叶紧拽住薄韬,带着哭腔的喊了一句:“薄韬!”

薄韬感觉到了她的恐惧,伸手一把抱住她:“没事的!就是普通的电梯故障!”

苏小叶却在此时身体瑟瑟发抖起来,整个人置入了无尽的恐惧之中。

薄韬抱着她能感觉到她剧烈颤、抖的身子,低声问道:“你怕黑?”

苏小叶只是紧抿着唇不说话,身子却颤、抖的更厉害了。

“苏小叶,你没事吧!”感觉到怀里的人颤、抖的越来越厉害,薄韬慌乱的晃动着她。

许是情绪稳定了一下,苏小叶哑声的说道:“我没事!”语气之中带着无尽的疲惫。

冗长的黑暗。

无至今的等待!

大概是终于适应了恐惧,苏小叶自嘲的开口:“薄韬,你还记得自己把我关在电梯里的事吗?拜你所赐,我从那以后就怕黑了!”

薄韬一愣,有些呆滞的看着怀中那个身影,半天才反问了一句:“我?”

苏小叶听到薄韬那无辜的反应,轻笑了起来:“薄少果然是健忘的,自己做过什么都忘记了!不过也正常,那时候,你的眼里只有顾澄澄,哪里有我!”

她说着,身子却还是在瑟瑟发抖的,只是脸上有着自嘲的冷笑。

那时候顾澄澄因为电梯故障被关在了电梯里,她并不知道顾澄澄和薄韬说了什么,薄韬就认定了是自己在电梯里动了手脚。直接就把她关在了电梯里一天一夜。

一天一夜啊!

脑中,那一晚上的恐惧重新朝她袭来。

她觉得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吃力,最后脑中只剩下恐惧和害怕了。

意识越来越模糊,最后陷入了无至今的黑暗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